首善徐传化儿子患绝症借钱创业,32年

“休养得好大概可以活10年。”

当徐传化和儿子徐冠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有如五雷轰顶,徐冠巨从年底就患上溶血性贫血病,父子医院,等来的却是这句话。

难道就这样认命?父子俩偏不,他们砸锅卖铁,到处借钱治病,折腾了好几圈下来,徐冠巨的症状得不到一丝改善,还欠下了2.6万的外债。

彼时,这笔钱可算是天价,父子俩在苦苦求医的过程中,跑到了上海,一位老中医对症下药,同时告诉徐传化:“这病,三分药治,七分心治。”

也就是说,徐冠巨在调理的过程中,得保持好心情,才能真正药到病除,可在天价债务面前,徐冠巨怎么能开心起来?

心病还得心药医,51岁的徐传化深知儿子的顾虑,他们回到浙江萧山后,父子俩做了一个共同的决定,借钱创业卖液体皂,自产自销。

对于徐传化来说,创业的初衷有点心酸,可在日后,这家小作坊将要成为年营收亿的大集团。

一、

徐传化是个“敢吃头口水”的人。敢吃头口水是浙江的一句方言,简单来说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在浙江萧山这片土地的哺养之下,徐传化喜欢经商,经常一肩一扁担,就挑着货物出去叫卖,做小生意。

在父亲的影响下,徐冠巨对父亲佩服得不得了,平日里没事就围着徐父转,听父亲讲在外边走江湖的故事。

徐传化的头脑灵活,家里的日子也就好起来了。到了70年代末,徐传化听说苗木生意好做,邻村的农民兄弟靠着苗木成为了“万元户”,他特地前去请教种植技术。

空手上门对方怎么愿意倾囊相授?徐传化明白这个道理,他四处打听当时的五针松是紧俏货,可邻村兄弟一直寻不到,于是徐传化四处跑腿,只为了带上“投名状”。

后来,徐传化带着五针松上门,邻村兄弟见这个朋友可以交,就把种植的技术悉数传授,徐传化带着一身技艺回村,可是却没有人愿意一起合伙干。

大家都是听说过,并未实践过,不想自己多年的积蓄打水漂,这风险能不冒就不冒。

徐传化可就没有那么畏手畏脚了,他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,靠的就是“敢吃头口水”,儿子徐冠巨也大力支持,于是父子俩借来了元,开始大面积种植苗木。

彼时徐冠巨在鲁冠球的万向节厂当会计,他参加过三次高考,却一一落榜,在求学和工作之间,在诗与远方和眼前苟且之间,他选择了打工。

人生做的每一次选择,都不会被辜负。在徐传化种植苗木的第二年,苗木大卖,徐家很快就有了十几万的财富,成了村里有名的超级“万元户”。

徐传化也是风光了一把,他花了7万元建了一间三层高的房子,每一层都有5个房间,当时大家住的都是平房,徐家的屋子,自然成为了当地的标志性建筑。

徐传化当了回“带头大哥”,乡人纷纷响应,也开始种植苗木。徐传化有先发优势,5年后市场饱和,他也能开开心心撤离。与此同时,他还买下了一间濒临倒闭的磷肥厂,徐家的辉煌正在进行时。

二、

任何行业都有周期性,苗木不例外,磷肥厂的生意也不例外。徐传化慢慢不种植苗木,也关闭了磷肥厂,再寻其他生路。不过,儿子徐冠巨却打乱了徐传化的所有计划。

年底,徐冠巨突然感觉身体不适,医院一查才知道,他患上在当时几乎是绝症的溶血性贫血病。

51岁的徐传化不愿白发人送黑发人,穷尽一切给徐冠巨治病,前前后后花了十几万,才找到一丝生机。

父子两人从上海回来后,徐冠巨在家治理,不能出去工作,徐传化没有生意路,也总不能在家闲坐。好在他们在外边看到液体肥皂好卖,于是打算介入这一行业。

当时的徐家穷到什么地步?创业的0元启动资金是借的,制作液体皂的工具也是借的,自己没有生产技术,只得去外边请师傅来家里制作。

徐传化走街串巷的功夫没丢,他负责销售,徐冠巨主内,负责会计和联系买家。在徐传化的吆喝之下,一桶液体皂就有五六块的利润。

当第一锅液体皂卖完之后,徐传化又得请师傅来制作。每请一次师傅,就得多一笔支出,徐冠巨感到肉疼,于是打起了偷师的主意,心中默默记住每一个细节。

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个月后,徐冠巨在家中偷偷模仿师傅的制作过程,他和老爹扑哧扑哧忙活了半宿,结果看上去就是清汤寡水,一点儿也不稠,即使洗涤效果不错。

产品的卖相不好,就会影响到销售,徐冠巨百思不得其解,事后才想明白,在快制作成功之时,师傅还会往锅里倒一包东西。徐冠巨想,很有可能就是这包神奇的东西,起了作用。

几天后,师傅上门了,徐冠巨证实了自己的猜想,他问师傅这包粉末是什么,师傅却笑笑说了两个字:“保密。”

谁都透露商业机密?谁都不会把自己吃饭的家伙砸了。在师傅不愿意透露的情况下,徐冠巨只得四处找人打听,最后变成了交易,想要知道,那就要用钱来换。

对方开出的筹码是0元,这无疑给不堪重负的徐家雪上加霜。可有了这个“秘方”,日后再也不会请师傅,不仅可以省出不少支出,还能牢牢把握住主动权。

为了这袋东西,徐传化再次砸锅卖铁,凑齐了0元给对方送过去。对方拿到钱后,蹦出了两个字“白盐”。

原来那包东西是白盐!但徐传化却气得破口大骂,对自己的孩子们说了一句气话:“供你们读书有什么用!”

对于徐传化来说,他用一千块买了一个字,但对于徐冠巨而言,这件事就是一根刺牢牢地扎在他的心底,没有知识,就不懂科技的力量。从这之后,徐冠巨开始自己尝试开发新产品。

三、

自从有了核心的生产技术,徐传化在控制成本和经销方面有一定的主动权,加上他又有一双好嘴皮子,很快传化牌液化皂就走出萧山,徐冠巨的“绝症”也在一天天的改善,直到痊愈。

光靠液化皂,只能小富即安,可没法成为年捐30亿的首善。徐冠巨父子俩在创业这条路上有什么秘密武器?别说,还真有。

有了上次的教训,徐冠巨在没事的时候,就钻研化学,从四面八方了解化工品。因为徐传化在外边跑销售,所以他很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ldnww.com/wahl/15686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 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